幻夜无生

旧缘渐去,新缘莫结

仙山逍遥记事【师尊,无名谨记】

  • 这是在仙山发生的事情

  • cp比较多,就先不备注了【其实我想写的是无名X殷末箫

  • 不要骂我变态,我应该不会上肉肉,最多有点肉渣渣

  • 嗯,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日更。看心情吧。。。

  • 我就是在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 起名废物,请不要打脸。

  • 琐琐碎碎嘀嘀咕咕唠唠叨叨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一、仙山的奇妙重逢,袭灭表示我只是打酱油的。

退隐之后,无名带领黑夷族来到了中原边境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看着劫后重生的族人们恢复了原本安静祥和的生活,被六祸苍龙重创的身体最终没有扛住。一个月后,无名默念着那无缘的名字安静地离开了世间。

意识逐渐离开了身体,无名感觉到被风托起,一般飘飘忽忽的眩晕传来。恍惚间看到眼前有一个白点在晃来晃去,好像是给他引路。

这是黄泉里的引路人吗?无名萌萌哒地想着,脚步虚浮地跟随着那点白光向未知的方向走去。

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尽是一片朦胧的雾气,看不出走到了什么地方,但是脚底下却是很真实地踩着大地,无名定了定心神,继续走下去。

前方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泛着一点红色的光,似乎是很熟悉的身影。水汽逐渐蒙住了无名的眼睛,他加快脚步向那个人奔去,终于在雾气的尽头,他看到了无缘再见一面的人。

“师...师尊!”无名几乎是扑上去,跪在殷末箫的身边,伏在了他怀里。殷末箫笑呵呵地轻抚着爱徒的头发,一边想着芊妘最后一次跟自己撒娇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一边安慰着已经把眼泪沾湿自己衣摆的无名。

“无名没想到还能再见师尊一面。”或许是感觉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还哭着撒娇有点不好,无名擦干眼泪站起来说道。殷末箫露出慈祥的笑容看着他,说道:“吾也没想到,竟然还真能等到你。”无名愣了愣,“师尊在这里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殷末箫刻意忽略了一下前面那个问题,挑了简单的那个说道:“这里就是仙山入口啊。进了这里,就远离一切江湖风雨,刀光剑影,真正能过上逍遥的日子。”无名继续傻愣愣地看着师尊,感觉在听故事一样。

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殷末箫拉着进了仙山范围。

两人先在仙山南区区主任四无君那儿领到了属于他们的两亩田地,一间小屋的地契房契。又转道去了万圣岩仙山分部见了一步莲华和善法天子,顺便领取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紧急粮食。过程中,无名差点和袭灭天来动起手来,袭灭天来一袭黑衣站在一步莲华身后,不说话也不动弹,待到无名的掌风到了眼前,他依旧是微闭着眼睛,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不过,无名依旧是无名,终是没有下杀手。毕竟,殷末箫也没缺胳膊少腿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感觉到无名的掌风停在自己鼻子前面,袭灭天来微微笑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多谢。”他淡淡地说。

无名收了手,一言不发地跟在殷末箫身后离开了。隐约听见一步莲华宣了一声佛号。

二、换衣服能造成什么?诶,无名你为什么流鼻血了?

离开了万圣岩,师徒两人来到了以后将要“同居”的小屋。无名围着屋子转了两圈,小屋盖在溪边,前面有一个小院子,无名盘算着可以养些兔子鸡鸭什么的。屋子后面是那两亩地,种点粮食蔬菜,卖不了几个钱,自己吃总是够了。无名一边想着待会儿要去一趟集市买些东西,一边进了屋子。

刚进门,就看见殷末箫挽了个袖子在那儿擦桌子!这还了得!无名两步上前抢下殷末箫的抹布。“师尊,这种活让无名来做就好了。”

殷末箫捶了捶腰,乐呵呵地在一边坐下。看着无名忙进忙出的,又擦桌子又倒茶。不禁感慨当初这个徒弟收得是多么的正确啊!活着的时候为自己出生入死,死了之后还为自己端茶倒水。

想起仍旧留在人世的女儿,殷末箫只能在心底叹一声抱歉了。

无名忙了一会儿,总算感觉到这空荡荡的屋子有了一点人的气息。转头去看,殷末箫伏在桌上已经睡了过去。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柔和的线条让无名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他不忍心唤醒沉睡的师尊,又担心他这样会把脖子给睡歪了【囧】,几经思量还是将人叫醒了。

无名看着脸上已经睡出一个小小红印的殷末箫,心里的小人儿无声地尖叫:天哪!!!师尊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脸上依旧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说道:“师尊,无名想去市集上买些东西。师尊想吃什么,无名顺便买回来。”殷末箫反应了一会儿,说道:“一起去吧。吾也想看看仙山人们的生活。”说着他站起来就要走,却被无名给拦住了。“师尊,去之前,能先把您的衣服换一下吗?”无名指着他身上累赘的那套法门教祖服饰,师尊你确定肩膀上要顶着两个角去市集吗?殷末箫看了看无名身上那套便利的衣服,觉得既然来了仙山,还是要融入这里的生活为好。

他翻出了天子塞给他的文士衣,丝毫不在意地当着无名的面开始脱衣服。于是,无名当场当机。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殷末箫一件一件地脱下外袍,中衣,只剩下里面那件薄薄的单衣。温暖的阳光勾勒出他出乎意料纤细的腰线和修长的身躯。无名感觉这是他半辈子来看过的最刺激的一幕了!

等到殷末箫换好衣服再转过来时,无名已经捂着鼻子奔出房门去了。殷末箫拉了拉腰带,莫名其妙地看着徒儿蹲在溪水边拼命地洗脸,一脸呆萌。

评论
热度 ( 1 )

© 幻夜无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