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无生

旧缘渐去,新缘莫结

仙山逍遥记事【师尊,无名谨记】

  • 我果然没能做到日更。。。

  • 好吧,前一篇忘记打全员ooc了【囧】

  • 真的。。。清水文太不适合我了!

  • 剧情神马都是浮云!给我肉!!!肉!!!肉!!!【就喜欢小幻幻你这么直接粗暴的性格】

  • 下一章。。。好像会出现很多人哦。。。

三、集市上碰到熟人啦!!!为什么是这个爆裂鼓手?!

鼻血流完了,师徒两人挎着小篮子手牵着手【并没有】去了最近的一个市镇。仙山的土壤很肥沃,物产也很丰富,所以即使是这样一个小镇也是五脏俱全的小麻雀,市集上卖什么的都有。无名很有条理地列好了要买的东西,十分有目的性地在各个店铺之间穿梭。殷末箫倒是悠哉悠哉地背着手在街上逛得很开心。说起来,他作为法门教祖,一向的表情都是比较严肃的,最多也只能算慈祥。比起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样子,无名觉得师尊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逛了小半个时辰,该买的东西也都买齐了,天色也逐渐昏暗,市集上的人们也都准备收摊回家了。就在无名买完最后一把菜刀的时候,殷末箫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哎呦嘿,殷末箫!咱们还真有缘分嘞!”

无名转头一看,差点把手里的菜刀给他扔出去!我勒个去!怪不得说话节奏就能让老子肝儿颤,原来是你个爆裂鼓手!!!

毘非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师徒俩,鉴于之前他觊觎殷末箫的美貌,啊呸呸,是和殷末箫有仇!有仇昂!无名扬了扬手里的菜刀警惕地看着他,全身肌肉几乎都绷紧了,像只随时要扑上去的豹子一样。殷末箫拍拍徒儿的肩膀,说道:“放松些,无名。”而后他看着毘非笑“真是有缘分呢。没想到竟能在这里碰见你。”

毘非笑扬了扬手中的鼓,“我和慕少艾在南街合伙开了个药房,有空过来坐坐呗。”

药房?他不把人毒死就算慈悲了。。。无名默默腹诽着想把师尊往后拉。但是对方并没有感觉到徒弟的小动作,反而进一步地了解起前世“仇人”的今生现况。

无名在风中凌乱了好一会儿,不禁感慨还是师尊肚量大,诶。。。大到现在要和人回去了吗!!!

眼看着毘非笑那只罪恶之手就往殷末箫的腰上揽去,无名嗖地一声窜了上去一把扯过师尊的胳膊把人给塞到了身后,“不好意思师尊与吾初来乍到尚未立足等过些时日安定下来了自当上门拜访。告!辞!”无名气贯长虹一字不错,最后两个字咬得尤其深重。毘非笑的手停在半空,脸上表情。。。他脸上红的黄的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无名就这么扯着殷末箫迅速地远去了。。。

待两人走远,毘非笑收回有点僵硬的手摸了摸下巴,笑得贱而不自知。半晌,在路人怨念的眼神下,迈着魔鬼的步伐打着神般的鼓点回他的小药房去了。

殷末箫走在无名后面,为什么总觉得前头气压有点低呢?他看着自家徒儿都快把那把新菜刀给掰弯了也没整明白这孩子在生什么气,难道是之前戾气未净,如今又复发了?这个疑问一直持续到他们进了家门,无名挽着袖子整理方才买回来的东西,殷末箫就坐在一边喝茶。

谁都没有打破沉默的勇气。

无名偷偷看了看师尊,完全卸下法门教祖的担子,让向来严以待人的他看起来如此的亲近,但除了那份孺慕之情外,好像在什么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多了一点奇怪的情感。无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似乎不是什么好的苗头。

自从他看过殷末箫的身体【啊喂,换衣服而已啦!】之后,那种感觉便明显了起来。。。

“无名!无名!”殷末箫的声音把无名从思考中拉了回来。“师尊有何吩咐?”声音不自觉地带着不爽的情绪,殷末箫也有些愠怒了,“你从方才开始在生什么气?嗯?”

向来尊敬师尊的无名懊丧地垂下了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方才的举动,殷末箫只是一贯地看着他,等着他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无名想了一想,“无名不喜欢师尊和毘非笑走的那么近。”

这真是一个令殷末箫莞尔的理由,“无名,吾们皆是已死之人,前世恩怨已散,如今相逢,亦是有缘。吾都不在意了,你还在纠结什么?” 

无名再想了一想,“无名不喜欢师尊和其他人走的那么近。”

“哦?这是什么意思?”殷末箫不解。“无名只是。。。只是害怕。。。”他搓着自己的手指,有些哽咽。

殷末箫瞬间懂了,他无法责怪他什么,他们都失去了太多太多。但,最幸运的是,他们仍然遇到了彼此。

四、论做噩梦时枕边人的好处。

在毘非笑事件过去之后,冷静下来的无名做了一顿晚餐当作赔罪,了解之后的殷末箫并未对此多说什么,只是言语之间,更多的是安抚与鼓励。

然而,临睡前的最后一个问题,来了。

因为毕竟不是原来法门的条件了,小屋中只有一张床铺,无名坚持打地铺,而殷末箫坚持让他一起睡床。

“就让徒儿睡在地上吧。”无名抱着铺盖,一脸毅然。

“吾说你跟吾一起睡床上!”殷末箫坐在床沿,正气凛然。

于是,无名,败!

月光透过微开的窗户洒在屋内,隐约勾勒出的轮廓,均匀沉稳的呼吸声,还有触手可及的温度,一切都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就是无法入睡。

无名在黑暗中努力睁大眼睛,他知道自己睡着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不想让师尊知道那件事情至今还困扰着他,所以,他想用失眠当作借口来混过今晚。明天,一定要想办法再弄出一间小屋来,不能让师尊和他挤一个床。。。

想着想着,无名终究睡了过去。

昏昏暗暗的光线,摇摇晃晃的人影,浓浓淡淡的血腥,起起伏伏的杀戮。。。那被鲜血弥漫的梦境又一次袭来时,溺水般的窒息感将他拖进无底的深渊,而后便是重复过无数次的画面。毅然决然的斩首,毫无退路的怨恨,还有,那一抹鲜红倒下的身影。。。

“无名醒来!无名!快醒来!”

“师尊,师尊!”无名惊叫着睁开眼睛,殷末箫的容颜闯入眼眸,突然爆发的情绪让他无法压抑,长臂一舒将眼前的人揽进珍而重之的怀中。殷末箫身上有淡然的味道,安抚着无名烦躁的心情。

终于,终于没有失去,没有失去他。

“你作噩梦了?”殷末箫任由他抱着,感受到他的情绪得到安抚了,才开口问道。

无名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有些不对,连忙松开手臂让殷末箫能够坐起来。“师尊,我。。。”

“喝杯茶,冷静一下。”殷末箫并不以为意地下了床倒了杯茶给他,推开窗户让夜晚的凉风能够吹散室内的窒闷。“这就是你不肯和吾一起睡的原因?”他给自己也倒了杯茶,问道。

无名把脸埋在杯子里,点了点头。

“哼。”殷末箫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评论
热度 ( 1 )

© 幻夜无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