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无生

旧缘渐去,新缘莫结

钗素 喝碗药这么难吗?

  • 嗯,这一篇是我给最姐开的脑洞,但是后来我自己把他写完了

  • 所以......甜甜哒就不要在意我那糟烂的文笔了

  • 最近好像和药干上了。。。。。。

叶小钗从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如此悠闲能够睡到太阳晒屁股的一天。从琉璃仙境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里醒来的时候,他和以往一样庆幸能够看到早晨的太阳,但是,为什么一向清静的琉璃仙境可以这么吵?!

“素还真呐!!!”屈世途大管家就差抱着大声公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喊着唯一一个能在短时间内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他的人。然后叶小钗就看见一个纯白的身影风一般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瞬间,馥郁莲香满溢。

‘素...素还真?’叶小钗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眼前人没有平时的包包头,标志性的莲冠也已经卸下了,随意的白衣却衬的他更加飘逸出尘。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直到素还真突然欺近身来在他唇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叶小钗才觉得世界重新有了光彩。

但是!不!对!劲!

淡雅莲香中有一丝很淡的药味被他闻到了,叶小钗皱了皱眉大约知道素还真在搞什么把戏了!于是,他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以下是心语传音中:

‘叶小钗快帮吾挡着屈世途!!!’

‘你要吃药!’

‘快点!趁前辈还没来!’

‘你要吃药!’

‘不然...不然今天你给我睡花园!’

‘你要吃药!’

三个回合,素还真,败!

“叶小钗你怎么这么固执!!!”素还真浅笑转愠怒,一跺脚离开了他的房间。

“素还真你个死小孩!昨天刚受那么重的伤,一大早起来就给我趴趴走!哎哎哎,我话没说完!!!赶紧喝药!来喝药!!快过来喝药!!!”屈大管家端着一碗药正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素还真讨厌喝药在苦境都是出了名的。除了某位号称百万大军的暴力和尚,一瞪眼之内能把他打回原形乖乖喝药,在别人面前,这主就是只千年莲花精!

“你要是再不喝我就去找一页书了昂!”屈世途试图威胁。

“哼,你跑一趟云渡山的时间,劣者已经可以去东瀛了!”素还真回嘴中。

“昨天还病怏怏,怎么今天就有力气用八卦迷踪步!素小孩你快点给我过来!!!”屈大管家杀气爆发!

刚逃到凉亭上的素还真,脚下突然一软,人便往后倒去。

“素...”名字还没出口,一道风声从耳边刮过,再看,人已经被圈进了温暖的胸膛中。“呼呼,叶小钗来得正好,快来帮忙!”管家松了一口气,决定联合剑圣企图用强!

“哇哈哈,素小孩你认命吧!!!”屈大军师杀体尽显。“啊!劣者不要啊!!!”素还真看着一脸奸笑走过来的屈世途,皱着小脸埋在叶小钗怀里做着最后挣扎。

叶小钗按住他的手,用眼神示意管家将药放下。屈世途见状,也只好放下药碗碎碎念着走了。

听到屈世途离开的声音,素还真偷偷抬起脸看了看叶小钗。嗯,好像没很生气...

“小钗...”依旧哭丧着脸撒娇。叶小钗让他坐正,查看他的伤口是否有出血。这么温柔?不太对劲...

“小钗...”素还真心惊胆战地再叫一声,虽然惹了前辈可能要被罚抄经,但是惹了小钗的后果...素还真暗暗打了一个冷战...可能会三天下不了床...

‘又去帮谁受过了。’语气异常肯定。

“没事啦,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素还真赶紧示意自己好胳膊好腿儿的活着呢!只是语气太心虚,叶小钗哼了一声,表示完全没有可信度。

“小钗你怎么能不信劣者呢!劣者可是...诶...那是我的药...呜...”素还真话没说完,叶小钗端起桌上的药一口饮尽,而后扣着素还真后脑,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药汁很快被渡了过去,苦涩的味道在唇舌纠缠间被逐渐化去,可那相依的唇瓣却不愿分离,叶小钗尽心地吻着他心爱的白莲。

‘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双唇恋恋不舍地分开,叶小钗抚着他秀丽的容颜,眼前的人他发誓生生世世的保护,而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把自己至于险地?

素还真看着他坚定又担忧的眼神,几日来的奔波与委屈尽数化为了爱意与感动。将一生托付眼前之人,或许,是素还真这辈子中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了吧。

“下次不会了。”素还真声如蚊呐,窝在他怀里。

‘没有下一次了。’叶小钗抱着他,轻声地在心里说。

 

给个番外:

“小钗,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劣者要喊人了!!!”

‘哼,做错事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啊!不要啊!劣者还要去云渡山,还要去心铸情巢,还要去无欲天!啊!!!”

于是乎,

“素还真,净琉璃菩萨找吾共商佛理,近几日不在云渡山”

前辈啊!劣者的好前辈啊!前....

“三哥...那个...草一色那里三缺一吾得回去凑数...”

四弟...你竟然打麻将也不来救我!!!

“哼。”

师弟...........

‘素还真,三天之内你哪里都去不成了!!!’


评论
热度 ( 39 )

© 幻夜无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