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无生

旧缘渐去,新缘莫结

钗素 应君江湖不相忘

  • 一切都来源于我的怨念。

  • 并没有贬低谁的意思,我只是在表达我的怨念而已。

  • 我坚定不移地站在钗素这边并且可逆不可拆。

  • 还有就是,我真的希望他们好好的。

  • 另外【有完没完←-←】,大家看剧的时候安分一点吧。

 

 

已經有多少日子沒有見到他了?

葉小釵躺在水月兩忘軒外的草地上,仰望著星空。

無月的夜晚,群星閃爍著靜謐的光芒,灑在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刀狂劍癡身上,不知怎的,總帶著一股暗含無奈的安慰。

距離那人複出不知過了多少日子,白天剛聽說那人闖了什麼兇險之地,不知是否全身而退?還是受了傷又不曾言語,一個人躲起來暗自療傷?還是又和哪個勢力做了那不公平的交易而後自己抗下所有的責任?

葉小釵搖了搖頭,怎麼就沒點好的事情讓他惦記呢?

自從回到水月兩忘軒,他就再不曾踏出這裏,江湖的世界仿佛離他遠去了,不再有腥風血雨刀光劍影,不用再為了明天的太陽而疲於奔命拼死廝殺。這樣平靜安穩的日子是他夢寐以求的。

但是,卻好像少了點什麼。

是了。

素,還,真。

葉小釵在空中劃著這三個字,一遍又一遍地劃著。

他輕啟唇,無聲地念著,無聲地劃著。仿佛只有這三個字能安撫他此刻焦躁的心。

“待到天下靖平,素某的命就是你的。”

“放心吧,你瞭解素還真。”

“素某先行一步,無間地獄,等你來受。”

“小釵,沒有你,肩頭真的很重啊。”

葉小釵隱約聽到耳邊傳來的熟悉話語,熟悉的面容,帶著他熟悉的微笑,近在咫尺,遙不可及。

他伸出手來,隔著那無盡星空,撫摸那深深印刻在心中的容顏。素還真,葉小釵之於你,到底又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隨他至今,大大小小無數場的戰鬥,葉小釵與素還真的名字永遠都連在一起,沒有什麼能把他們分開。蓮葉相隨的傳奇,早已經在苦境眾人的心中成為了不可替代的神話。

但是,如今呢?

他一人在外奔走忙碌,卻留他在這裏無所事事。

素還真啊素還真,你真當葉小釵只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打手嗎?

還是說,我只是你向眾人宣告那似真似假的善心之所在?

亦或者,我已經失去與你並肩而行的資格了?

想到這裏,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想起了今早悟劍聲來看他時說的那個人,黑海森獄的玄同太子,猶記得小俠提起他的時候那憤憤不平的眼神和語氣,那人最近幫助素還真甚多,不論是戰鬥力還是智謀似乎都壓過葉小釵一頭。小俠說起這些的時候哀怨地看著自家的阿公,要不是花非花貼心地讓他出去幫春仔忙,估計下一句小俠就要提起重出江湖這回事了。

江湖上早已是流言蜚語無數,說素還真厭倦了葉小釵的,說玄同要取代葉小釵的,總之圍繞著這三人的關係,武林中已經有了無數個不堪入耳的版本。

葉小釵倒是不太在意,他氣惱的是怎麼有人敢質疑素還真的本心。

但是他同樣是無奈的,無論他在不在素還真身邊,這些流言從來就沒有消失過。有心人總把素還真當作武林敗類,逮著機會就要捅他刀子。這些於他們來是早就習慣了的事情。

但如今,跳出這個江湖再來看時,葉小釵也很驚訝當初他和素還真是怎麼撐過來的?

不過,一路走來,這條不歸路上的風風雨雨是他們一同承擔,一同忍受的。

想到這裏,葉小釵不免想起了另外一個人,白蓮之路他亦同行的那人。

百世經綸一頁書。

想起他,葉小釵又放心了一些。素還真再胡鬧,也不敢和一頁書對著幹。這是他跟著素還真這麼久以來見過的唯一一個會讓素還真收斂的人。

自一頁書踏入苦境開始,素還真的肩頭重擔就逐漸被分擔了一部分出去。且不說太遠,就說異度魔界,棄天亂世,四柱崩塌,神州傾危。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裏,是一頁書豁盡全力為素還真撐出一片天,讓他能夠盡力地為這瀕臨毀滅的天下做些什麼。最後也是他,不惜盡毀功體,以八部龍神火近神之招重創棄天帝,換來苦境神州最後一口喘息之機。

素還真對一頁書的感激,葉小釵從來都看在眼裏,他同樣感恩一頁書,若不是他,或許那朵白蓮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盛放得如此燦爛。

葉小釵歎歎氣,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粘上的草屑,決定進屋睡覺。若是明天小俠來看到他頂著熊貓眼,一定又會擔心得左一句右一句。

最後望瞭望天上那燦爛的星星,葉小釵暗道一句保重,而後邁步回屋。

卻在霎那間頓住了腳步。

“半神半聖亦半仙,

全儒全道是全賢。

腦中真書藏萬卷,

掌握文武半邊天。”

熟悉到他倒背如流的詩號和隨風盈滿整座水月兩忘軒的蓮香,葉小釵感覺到心臟的位置傳來久違的悸動。

他不敢回頭,看那個已經來到身後的人影。

他害怕是夢,若是回頭,那人就會消失。

但他是多麼的想再看他一眼,一眼就好。只要能看到他平安,就夠了。

“小釵。”素還真輕輕地喚他。

‘是夢嗎?’葉小釵不敢置信,他轉過頭,終於看到了。

“哈,刀狂劍癡的夢裏只有素某嗎?”素還真笑著,因為沒有帶拂塵,他的手隨意地放在身體兩邊。同樣,沒有蓮冠,沒有般若,他現在隨意的就像出門看朋友的普通人。

“小釵,你是要讓劣者在這裏罰站一晚上嗎?”調笑的語氣,素還真邊說邊擠開葉小釵鑽進了屋子裏。“今天可冷呢,快進來吧。”他倒是反客為主鳩占鵲巢,大模大樣地往桌邊一座,便要倒茶喝。

‘那是涼的。’葉小釵趕緊接過去,轉身到爐灶那燒水。素還真在他身後開心地晃著兩只腳丫,笑得得意的很。

‘怎麼來了?’沒注意到那人得意的笑,葉小釵一邊翻找著悟劍聲早晨剛帶來的新茶,一邊問道。

“沒怎麼,就想來看看你。”素還真撐著下巴看他忙進忙出地找東西,擺茶具。好不容易泡好了茶,素還真已經盯著他看了快有一刻鐘的時間了。

‘肯定有事。’葉小釵遞了一杯熱茶給他,‘你來看我,還念詩號?’

“噗。”素還真沒忍住,浪費了一杯好茶。

葉小釵伸手把他嘴邊的水漬擦了,素還真有些尷尬地乾咳了兩聲,“恩咳咳,最近出場都念詩號,習慣了...哈哈...”

‘有什麼事就說吧。’葉小釵重新給他斟了一杯,說道。

“哼。”素還真撅了撅嘴,“劣者好心好意來看你,你倒好,見了面連好臉色都不給看。”

‘我哪有?’葉小釵摸不著他這突如其來的抱怨。

“就有!”

鬥不過,我忍了。

誰說素還真脾氣好的!站出來!刀狂劍癡我插死他!

葉小釵翻了個白眼,剛才真不應該想那些破事情想到流眼淚!

素還真一雙美目左撇右瞄地四面亂看,葉小釵用膝蓋都能想到他來此定是有事,但為何又不肯說?難道已經困難到連說都說不出口了嗎?還是...他並不想和他說呢?

方才還有些恢復的心情此刻又低落了下去,葉小釵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好了,你看也看過了。回去吧。’

一句回去,素還真愣怔在那裏,什麼時候,竟然離他這麼遠了?

“小釵,你是在趕我嗎?”素還真勉強地笑著。

‘沒有,你別多想。最近事情很多,你一定累了,快回去吧。別讓人擔心。’葉小釵的解釋蒼白得連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擔心?誰會擔心我?”素還真苦笑。

‘一頁書前輩會擔心你,屈世途也會擔心你,還有玄同太子,他也會擔心你的。’實在不想提起那個名字,葉小釵的語氣明顯變得遲疑了。

“哈,是啊,他們都會擔心我。”素還真站了起來,似乎要回去了。

葉小釵也站了起來,兩人走出了屋子。

“小釵。”素還真突然轉頭喊他,‘啊?’葉小釵一如既往地答應著。

“你是不是恨我呢?”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兩個人都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素還真望著眼前的人,他最親近的人,連素續緣都不曾見過的素還真最軟弱的一面,這個人都一滴不落地收在了眼裏。什麼時候又是什麼情感,將他們緊緊聯繫又無情斬斷,風風雨雨走過的無數歲月,江湖那條不歸血路上,埋葬著多少他們的同伴,親人,朋友。只有他們,肩並肩地走過了一步又一步。

‘說什麼傻話。’葉小釵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我覺得,你應該是恨我的。”素還真撥開他的手,似乎無法再冷靜。“恨我再一次把你帶入這個不歸的江湖,卻再一次把你丟棄。”

‘素還真,你在說什麼?!’葉小釵知道他在說什麼,其實他並不想阻止他說下去。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素還真卻垂下頭,不再看他。

葉小釵越過他的肩膀,看著不遠處夜色中朦朧的霧氣,就像隔閡在他們之間一樣,他努力地想要撥開那些迷蒙的霧水,找尋著彼此心中的真相。

最後的最後,他所能做的,只有擁抱站在眼前的人。

‘我不恨你。從來都不恨你。’那是葉小釵的心語,只有素還真聽見的心語。

‘是你帶給我希望,是你帶給我生命。素還真,若是恨你,你讓葉小釵如何自處?’

“可是,我能帶給你的,只有無盡血途。”素還真顫抖的聲調,埋在他懷裏的臉傳來濕涼的觸感。

‘血途無盡,江湖無期,抱劍持刀,應君不忘。’

那是他做出的承諾,亦是他承載的天命。

從來沒有誰恨誰,從來沒有誰怪誰,他們之間,羈絆已深。

不容任何人的質疑,不容任何人的破壞,不容任何人的插足,這是只屬於他們之間的羈絆。

只屬於素還真與葉小釵。

任何言語都無法擊潰的信任,他們之間又豈是區區一句謠言可以質疑。素還真抬起臉來,眼神堅定無比,他看見葉小釵的眼裏是與他同樣堅定的信念。

蓮葉相隨,千年不離。

 

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葉小釵看著桌上素還真留下的包裹,心中不再波瀾。忽然,聽見悟劍聲的聲音遠遠地從外面傳來,他趕緊走了出去。

“阿公!!!”悟劍聲腳步不停直直地沖到他懷裏,一邊撒嬌一邊喊著。後面是易春寒推著花非花走了過來,“這麼大了還撒嬌,昨天不是剛見過?”花非花捂著嘴笑道。

悟劍聲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頭,突然看到桌上的包裹,好奇地伸手想要打開,卻被葉小釵阻止了。

“阿公,那是啥?給我看看嘛!”小俠不甘心地被葉小釵拎出了門外,心心念念地想要知道那包裹裏是什麼東西。

葉小釵在他頭上敲了敲,並不回答,只是微笑。

 

數月之後,不動城起,蒼鷹翱翔,刀鋒劍芒,重現江湖。

愛回紅塵心重生,持刀抱劍化蒼鷹。

血路迢迢終不悔,應君江湖不相忘。

 

评论 ( 44 )
热度 ( 22 )

© 幻夜无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