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夜无生

旧缘渐去,新缘莫结

金光 剑无极中心 觉梦南柯

  • 最近不小心掉了金光

  • 我不是弃坑我只是双修,我不是弃坑我只是双修,我不是弃坑我只是双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表白贱贱!爱死贱贱了!


剑无极中心

剑蝶

剑始,剑银兄弟向

 

黑暗淹没了剑无极的意识。

疲惫的情绪如神田京一的利剑,将他的坚硬盔甲一一划破。

柔软的内心被暴露在灼热的火焰下,燃烧着他仅剩的一点理智。

 

可恶啊,这该死的神田京一!该死的无极剑法!

 

眼睛被鲜血覆盖了视线,他恍惚看见了十多年前的风间始。

一边摇着看起来就傻到不行的马尾,一边跟在他身后お兄さまお兄さま的乱叫。

那时候自己就会在他头上狠狠打一下,骂他傻瓜。

 

哈,哈,始啊,你这个傻瓜!

 

然后便是无尽的赤红掩盖了世界一切的色彩。

始倒在他面前的时候,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一样。

连流血都不会痛,连死亡都不惧怕。

唯一抓不住的,竟是弟弟倒下时从他手心滑落的一缕发丝。

 

始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弟弟啊,你真的不认识大哥了吗?

 

记忆中始的样子逐渐变成了雪山银燕。

不肯叫他师兄的雪山银燕,总是在无意中狠狠戳他痛处的雪山银燕。

 

你永远不会明白失去亲人的滋味!

这句话让一向飘蓬的剑无极,在刹那间听到割破血脉的声音。

可是他仍旧会在刀尖刺进他胸膛的瞬间选择牺牲自己而保护他。

因为...

 

银燕啊,我确实不明白失去亲人的滋味,因为,我不想再感受一次,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银燕啊...你这只九头马都拉不回来的笨牛!

少了我在你身边,你还能活命吗?哈!

さよゐり,俺の弟。

 

雪山银燕的身边慢慢多出了一个人影。

那是让他重生的人,也是让他一辈子都陷入矛盾的人。

宫本总司严肃的面容从来不曾对他放松过,因为他没有银燕的天资,即使努力,也只能永远追逐银燕的影子。

烈,天才与庸人之间,隔着巨大的鸿沟。你,跨不过去的。

 

是啊,我跨不过去。

我从来也没有想着跨过去。

 

你的灵属之器已经练成,为何使不出来,这原因你应该明白。

 

明白,我怎么不明白?

要我放下?

哈!别开玩笑了!
要我放下我的仇恨要我放下我的弟弟!要我放下!我的一切?!

哈哈哈,简直笑话!

那样,剑无极就不是剑无极了啊!师尊!

 

宫本总司和银燕的脸交替着出现在他面前。

剑无极!你根本不懂失去亲人的滋味!

烈,你跨不过去的!

剑无极!

烈!

 

闭嘴!闭嘴!闭嘴!

不要再说了!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我比不上银燕的天资我没有学习无极剑法的天赋我连那个整天死人脸的神田京一都打不过我都知道!!!

我都知道啊!

所以拜托不要说了!

 

是谁答应我要冷静的!剑无极!

清冷的女声从半空中打进他的耳朵里。

薄薄的唇角让人会有舔舐的冲动。

剑无极知道第一眼他就已经陷入这女人高傲又柔软的陷阱中。

 

女人,你知道你打人很痛吗?

女人,你知道你吸引我了吗?

女人,你知道我爱你吗?

 

她可能不知道吧。

或许又知道。

谁知道呢!

那时拥抱的体温仿佛还存留在手心里,她倔强的表情让他忍不住想亲吻。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幽兰气息,还有淡淡的药香。

一如她手里致命的蛊毒。

 

女人,你是我的毒,也是我的药。

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勇气,没有天赋,没有身份。

我有的,只是这颗心而已。

我甘愿为了你,丢弃仅剩的尊严。

所以,请不要抛弃我。

 

黑暗终于露出阴沉冷漠的面孔。

剑无极坦然地张开了双手,拥抱一切的尽头。

剑!无!极!

你又在发什么神经!

 

剑无极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抱着谁的腰。

温皇甩着扇子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雪山银燕正经地转过脸去不看他。

俏如来微笑着,无极义士,先放手好吗?你勒得我很痛。

剑无极啊了两声,看见凤蝶俏脸微红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这~~~什么情况?

无极义士,刚才说了不得了的话哦。

我说了啥?

剑无极!没想到你是这种剑无极!

喂喂喂,雪山银燕!我是哪种剑无极你给我说清楚!

哼!

哼?哼什么哼?

无极义士,还是赶紧去追凤蝶姑娘吧。

啊?啊!我去了!

 

剑无极起身冲了出去。

门外春光明媚,阳光正好。

原来,一切都还没有变嘛。


评论
热度 ( 3 )

© 幻夜无生 | Powered by LOFTER